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武侠古典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沧澜曲 第十三章 莫名少女

    发布时间:2021-12-14 00:08:12   


    “唰!”揭开伪装的树叶,靖雨仇的大头自颗大树后探出来,看看周围的景况,他不禁暗赞岳红尘聪明,秘密出口处设在处树林,林木丛生,外人实在很难发现。不过在他看来,更妙的是这里的环境,更适合做些享受的事情。

    岳红尘拂开头上的落叶,得意道:“怎么样?我定的这个出口还不错吧!你看!”她指点着,“首先,出口处设在一片树林,对方即使知道大概地点,也无法从草木丛生的这里找到个如此小的出口,而且即便敌人以火烧树林,树林后面是条小河,那也可以借河遁走!”

    “还有一项好处!”靖雨仇接道。

    岳红尘为之一愣,“还有别的好处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    靖雨仇的语气神神秘秘,手底下可丝毫不慢,“以天为被,以地为床,能在这里欢爱,不是一项大好处么?”他面对着把岳红尘火热而充满弹性的肉体压在树干上,两手迫不及待的伸入内衣里抚摩。说实话,因为静养内伤和吸收与卓天罡一战而得来的经验,加之岳红尘要筹备花帮转入地下的诸多事宜,这两日两人间根本是没有亲热的机会。对岳红尘这个风格独特的美女,靖雨仇与她春风一度后,分外感到滋味无穷,尤其是在两人欢好时她的泼辣,更是令他从未遇过的,也就是更让他着迷。憋了两三日了,现在总算暂时脱离了险境,就在这荒郊野地里亲热一下,比之屋舍内更是别有一番情趣。

    岳红尘的反应出乎意料之外,并没有激烈的抵抗,反而同样也把手伸入他的衣裳里抚摩,比他更肆无忌惮的捏弄着他的胸肌,末了还说出句让他鼻孔喷火的话,“嗯!太硬了!摸起来好没手感!”

    “没手感?现在就让你知道厉害!”靖雨仇猛地把她双腿架起,下体一挺,融入她温暖的肉体内。她那初经开发的肉体仍旧紧窄得要命,两条修长的大腿紧紧一夹就令他舒爽得遍体通泰。

    对于他卖力的挺动,岳红尘热情的回应着,尽管腰干被顶在树干处,显得很不方便,她依然用力摇晃着玉臀以让他进入得更深。

    对于岳红尘这样内力极为浅薄的,加之处女元阴已经吸得差不多了,靖雨仇觉得没有必要在运用“阴阳”之法了,因此相对而言,他的持久力也就打了个折扣,加上他也就是想在这非常的地点尝尝不同的欢爱感受,他可没想把岳红尘弄得身疲无力以至于在这里歇上半天。

    不过岳红尘蜜穴里的嫩肉吸得他是非常之爽,两手从衣摆下伸进,一面揉搓着更加茁壮的玉乳,一面加重腰腹的挺动力量,加快进出的速度。现在几乎岳红尘整个的身子都要依靠他的胯下之物来支撑了,没几个回合,这累人的姿势就让靖雨仇的动作迟缓下来,他松开搂住的细腰,准备停下来。

    岳红尘的搂着他脖子的手慢慢的下移到腰间,忽地趁他松懈之机用力扳转,形势顿时逆转,靖雨仇反过来被她压在树干上。这个女人独特力行的作风此时发挥得淋漓尽致,本来应该是由男人对付女人使出的招式反而由她身上出现,无法举起靖雨仇的健腿,她提起自己一条修长的玉腿直勾到他肩上,凭着另一条腿的力量,拼命的挤压着空虚的蜜穴,频繁而急促的动作和呼吸让人觉得仿佛是她在主导。

    事实果是如此,一向以来只有男人对女人做出的动作竟由岳红尘手里使出来,的确令靖雨仇吃惊不小,不过这也是一次难得的体验,他也顺其自然的配合着,配合着她的节奏一下下的挺着腰,让两人的接合处撞击得更猛烈有力。啊!”岳红尘的动作猛的缓和下来,居然张嘴咬住了他的肩头,玉腿则无力的挂在他腰间,疼痛感和快感一起袭来,让靖雨仇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混合感觉。

    “滴答!”蜜汁顺着两人的身体淌下,在这细微的声音的掩护下,靖雨仇顺着风听到了另外的一种声音,但却是模模糊糊的相距很远。

    “好象是马车的声音?”靖雨仇连忙拍醒还处在激情中的岳红尘,着她收拾好衣物。

    没有片刻工夫,先前听到的声音果然得到了证实,一辆马车渐渐驶近,马车的样式普普通通,正是那种最常见的类型。但不只怎地,靖雨仇总觉得这辆马车有种特殊的地方。

    岳红尘忽地眼睛一亮,“嗯!如果我们用这辆马车代步,可以迅速而轻松的远离景川!”不待靖雨仇的意见,岳红尘早已经拦在了马车前。

    面对突如其来的意外,马车像是事先预料好的轻巧的停下,整个不算小的车身没有一丝一毫的摇晃,除了说明驾车人驾车技巧高超外,同时马车的性能也是一流的。

    “咦!这位姐姐,你有什么事吗?”一把清甜的动听女声响起,听到耳中使人心神舒爽,浑身舒泰。

    岳红尘明显是愣了一下,显然没想到驾车者是个娇柔的少女。当她把眼上移,注视到少女的面容时,也不禁暗叹声可惜。驾车少女的声音是无可置疑的娇嫩动听,虽然因坐着驾车而无法看清身材,但从挺直的腰骨和坚挺的胸膛可以感觉得出那曼妙的玲珑曲线,不过这一切都被她那逊色的面孔所破坏了,少女的脸色并不是太黑,顶多只是算得上微黑而已,但向外翻起的唇皮和黄齿让人丝毫起不了欣赏之意,唯一值得称道的是她那双晶莹剔透的眸子,即使不用完全张大,妩媚的眼波和娇俏自然流转,实在有着绝色美女的素质,不过却完全被整体感觉破坏无疑。

    不但岳红尘,见惯美女的靖雨仇也暗叹可惜,即使这双眸子和如此清甜的声音是出现在一个中等美女身上,也会予人以绝色美女的感觉,可是显然这少女距离中等美女的级数还差得很远。

    像是见惯了旁人错愕厌恶的眼神,少女依旧巧笑盈盈,丝毫没有因为两人眼里流露出的惊讶而愤怒,再次问了一遍,“嗯!这位姐姐和这位大哥,你们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么?”

    两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岳红尘干咳一声道:“小妹妹,我们正在被个坏家伙追赶,可不可以搭你的车躲避一下?”见少女目光在自己身上打转,岳红尘连忙补上一句,“不要怕,我们是好人,绝对的好人!”

    靖雨仇失笑,“如此不讳的宣称自己是好人,怕是让人无法相信。”

    出乎意料的,少女的眼波在两人身上转了几圈,抬手道:“哦!上来吧!我捎你们一程!”

    马车前的布廉放下,隔挡住了外面的景象。岳红尘心下稍安,转头向靖雨仇道:“现在应该是安全了,那个家伙不会找到我们了!”靖雨仇摇头,向车头处投去一眼。

    马车继续向前行驶,速度虽快却依旧非常平稳,不但是因为少女的驾车技术了得,也有马车结构非常结实轻便的原因,即使是在高速行驶下,车身仍然没有晃动。

    距离景川城愈来愈远了,靖雨仇心中也稍微放下,如果卓天罡不赶上来,两人逃走的机会是相当之大。

    忽地靖雨仇耳朵竖起,透过薄薄的廉布,他隐约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急促马蹄声,听那愈来愈近的动静可以感觉到是直冲着这辆马车来的。靖雨仇心中一凛,猜测将要发生的各种可能性,抬手轻拍岳红尘,示意她做好最坏的打算。

    马蹄声愈来愈近,靖雨仇忽然心中一动,一把拉过岳红尘,不由分说就堵住她微张的红唇,舌头也直伸进小嘴里,但渡过去的却是一口真气,此时马蹄声正好自车窗旁经过。

    令他们又恨又惧的卓天罡的声音响起,依旧是那么中正平和,听不出丁点元气未复的样子,“这位女施主,贫道有礼了!不知女施主适才是否看到一男一女从这里经过?”

    岳红尘身子一僵,显是想到如果这少女张嘴说出这一男一女就在自己车上,估计自己二人就难逃此劫了。靖雨仇则暗自戒备,预计一旦少女说出不利于己的话来,就立刻抢先动手,看看是否能够有运气再次逃脱性命。

    少女清甜的声音响起,“嗯!没有看到!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,是这两个人偷了道长的东西吗?”

    卓天罡朗声一笑,舌泛莲花道:“是啊!这两人都是罪大恶极的江洋大盗!要是贫道不尽快捉到他们的话,不知以后会有多少人受到伤害!”

    靖雨仇听得又气又笑,暗骂妖道无耻。

    卓天罡接道:“既然没有看到过,那贫道就不打扰女施主了……咦?”

    看不清少女是做了什么,只听到卓天罡轻叫一声,显是看到了什么令他惊讶的物事。片刻后,卓天罡的微笑声传来,“原来如此,那小姑娘更要多加留意这两个人,不然……”靖雨仇忽地感觉身上好似被什么触摸一下,虽然不知道卓天罡的动作如何,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正隔着布廉对车内做着测探。

    少女忽然道:“大师不必探测了,这里面的是我的下属,可以放心!”

    卓天罡显然是在靖雨仇的“阴阳”之法的施展下探测不出什么,收功道:“非是我小心,此时实在是谨慎些方好!”

    少女道:“大师是如何知道这两人一定已经出城了?也许可能他们是躲在景川城的某处隐秘地点!”

    卓天罡摇头道:“我已经用迷魂术测试过好几个人了,确信他们是通过密道逃出景川的,但这两人也是十分狡猾,密道的入口和出口没有第三人晓得,所以也无法探测出来。”

    “可能他们还躲在密道中!”少女再道:“大师可在景川附近多林木之地放火烧林,然后守在险要处看他们是否出来!”

    看不到卓天罡的表情,但显然他极为赞赏少女的这个提议,他大笑道:“好!好!妙得很,就算找不到也可以烧死他们!小姑娘不愧为我魔……呃……大有前途啊!告辞了!”

    马蹄声回转,卓天罡原路返了回去。

    靖雨仇松了口气,旋又对少女的身份警惕起来,从一开始他就发现少女非是普通人,这辆马车也不是普通的车,而是经过特制的,从适才她和卓天罡的对话来开,这个少女也很有可能是魔门中的一员,而且可能地位还相当不低。不过卓天罡走后,少女一声不响的复又驾车前行,再无半分动静,让靖雨仇有些摸不着头脑,他惟有以不变应万变,静观她的下一步。

    岳红尘适才被他的“阴阳”之法弄得头脑昏昏沉沉,茫然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,她摇摇头问道:“嗯?卓天罡呢?”

    这话靖雨仇可不好回答,他略一想到,“他没发现我们在车上,所以就……回去……了。”

    岳红尘并没有听出他话里有话,闻言松了口气道:“好险!多亏了这个小妹妹,要是她叫了一声,我们就完了!”

    关于这点,也是令靖雨仇颇为疑惑,“如果这少女是魔门中人的话,没有理由骗过卓天罡让自己二人脱险,难道是另有别的诡计?”

    伴随着忐忑的心情,马车缓慢的停下,少女揭开布廉,眼睛先是在靖雨仇脸上扫了一圈,接着才说道:“嗯!姐姐,没事了,我已经把那个老道打发掉了,你们可以放心的走掉了!而且三两个时辰内他是绝对不会再追上来的!”说着还吐了下娇俏的小香舌。

    本来这种情况下应该是愈远离愈好,但靖雨仇忽然改变主意,他笑道:“多谢姑娘仗义相救,不知姑娘如何称呼?”

    少女显然没想到他问出这个问题来,虽然脸上仍是带着甜甜的微笑,但靖雨仇却看到她眼中流过一丝戒备之色。少女定定神道:“相逢何必曾相识,我……”

    靖雨仇暗地里给岳红尘使个眼色,让她来说话。

    岳红尘虽不知他是何用意,但想来应有深意,她抬手拉起少女的手道:“妹子,可以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么?”

    这下少女不好拒绝了,只好轻轻说出个名字,“徐蔚瑶!”

    “真是好名字!名字美人也……嗯……美!”岳红尘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实在是不应该说这样的话。

    徐蔚瑶脸上没有丝毫愠色,甜甜一笑道:“多谢姐姐夸奖,姐姐你也很漂亮呢!”的确,这话到不是客套的赞美,岳红尘这一段日子经过与靖雨仇的欢爱滋润后,开始散发出惊人的美态,不是令人惊艳的那种美,而是另一种英气勃发的美态。

    岳红尘听得双眸一亮,愈发对眼前的少女有好感了,握住她的手也不肯放松,“蔚瑶妹子很可爱呢!你不反对姐姐再做你的车一段吧!”岳红尘看似有些近似男子的粗豪,却决不是傻子,她不知不觉间就拿话扣住了徐蔚瑶,让她无法拒绝两人继续与她同行。

    徐蔚瑶轻轻笑了起来,“姐姐好厉害呢!好吧!就再送姐姐一程!”

    马车继续行驶起来,这一次就慢了许多,不复先前高速行驶的状态。

    没有了来自于卓天罡的威胁,靖雨仇得以思索眼前驾车少女徐蔚瑶的行为。

    从先前她和卓天罡的对话看,此女就算不是魔门中人,必然也是非常熟悉魔门内的一切,魔门虽然行事隐秘,外人几乎不可能知晓其中的关键,但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,像自己就知道魔门间相互识别的两个本应是绝密的暗号,当然,这需要归功于景川城里遇到的大汉的告知,不过很明显,大汉不是乱饶舌之人,如若不是与自己见面投缘的话,一个陌生人是不会从他口中知道如此隐秘的秘密的。

    这种事情有多少魔门以外的人知知晓,靖雨仇不知道,但他总感觉这个少女好象和大汉有某种关联,这没有什么理由,纯粹是种心灵上的感觉。

    在靖雨仇默默思索的时候,马车逐渐离开了景川地界,驶进了另一个未知的势力范围内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